1 2 3 
上一篇:大碗茶茶文化|茶視頻 下一篇:茶與戲曲-采茶戲|茶文化
歡迎手機訪(fǎng)問(wèn) 茶葉網(wǎng)-手機版 (www.spaceearthintegrationnetwork.cn)

茶與《紅樓夢(mèng)》|《紅樓夢(mèng)》茶文化

來(lái)源:網(wǎng)絡(luò )     查看: 3205次

看《水滸傳》想喝大碗酒,讀《紅樓夢(mèng)》舉杯思品。作為中國四大古典小說(shuō)之一的《紅樓夢(mèng)》,是一本百科全書(shū)式的小說(shuō),書(shū)中反映的社會(huì )現實(shí)和風(fēng)習,涉及的典章制度和名物衣著(zhù),五彩繽紛。就以而言,小說(shuō)中言及到的竟有260多處,詠及的詩(shī)詞有十多首;小說(shuō)所載形形色色的飲方式、豐富多采的名品目、珍奇精美的古玩具以及講究非凡的沏用水,是中國歷代文學(xué)作品中記述與描繪得最齊全的。濟基礎 
《紅樓夢(mèng)》的作者曹雪芹無(wú)疑是的千古知音。
曹雪芹生于1715年,卒于1763年,先祖原為漢族,后來(lái)成為滿(mǎn)洲正白旗“包衣”人。 
曹雪芹是一位見(jiàn)多識廣,才氣橫溢的小說(shuō)家、詩(shī)人和畫(huà)家,琴棋書(shū)畫(huà)件件皆精,詩(shī)詞典賦無(wú)所不能,他的最大貢獻是“披閱十載,增刪五次”的文學(xué)巨著(zhù)《紅樓夢(mèng)》。
《紅樓夢(mèng)》集明末到清初各類(lèi)飲之大成,書(shū)中有家常飲,這類(lèi)飲最多的是口渴喝,夏天喝涼,飯后喝,以敬客,以留客,藥用飲,且飲且食的果,官來(lái)獻,端送客的勢利,甚至還有可稱(chēng)作“風(fēng)月調笑”等,不一而定。而其中,品是最耀眼的閃光點(diǎn)。
小說(shuō)第四十一回《賈寶玉品櫳翠庵》,寫(xiě)到妙玉請賈寶玉、林黛玉、薛寶釵喝,用的是梅花雪水,而給賈母、傭人和劉姥姥用的是雨水。梅雪融于一體,益顯之高潔,清幽的藝風(fēng)骨。
《紅樓夢(mèng)》提到的名品目甚多,好似一份清代的名錄,有老君梅,龍井,六安,普洱及其珍品女兒紅、團品風(fēng)髓,此外還有泰國進(jìn)貢的暹羅,當然,寶玉最喜歡吃的楓露更為名品。
第八回《薛寶釵巧合認通靈》,寫(xiě)著(zhù)寶玉問(wèn)茜雪道:“早起沏了碗楓露,我說(shuō)過(guò)那要三回次后出色,這會(huì )子怎么又斟上這個(gè)來(lái)?”茜雪道:“我原留著(zhù)來(lái)著(zhù),那會(huì )子要奶奶來(lái)了喝了去!睂氂駷榇舜蟀l(fā)雷霆,把杯摔碎,還要稟告賈母把茜雪、李奶奶趕出家府。
在晴雯被迫害致死后,寶玉心中凄夢(mèng),作祭文《芙蓉女兒誄》中,說(shuō)要以百花蕊為香,冰鮫彀為泉,取來(lái)沁芳亭泉水,敬上楓露一杯,來(lái)祭奠晴雯姑娘。從寶玉的喜愛(ài)和珍重,足見(jiàn)楓露的名貴。
在《紅樓夢(mèng)》中,還有一種真真假假、虛虛實(shí)實(shí)的“千紅一窟”,這是寶玉游幻境時(shí)所見(jiàn)的,其清香異味純美非常。據警幻仙子說(shuō),這出自放春山遣香洞,并以仙花靈葉上所帶之宿露而烹。真是“此只應天上有,人間哪得半回飲”。
曹雪芹從童年和少年時(shí)代的富貴溫柔生活,到“舉家食粥酒常賒”潦倒終生,接觸了社會(huì )的各個(gè)層面,也對的習俗有了全面了解。
既可以用來(lái)定親,如第二十五回寫(xiě)道,王熙鳳給黛玉等送去暹羅,黛玉吃了說(shuō)好,鳳姐就笑著(zhù)說(shuō):你既吃了我們家的,怎么還不給我們家作媳婦?“這“吃”受聘的風(fēng)俗,自唐代以來(lái)就在中國流行,以為祭的風(fēng)俗則更早。寶玉讀完《芙蓉女兒誄》后,便焚香酌茗,祝祭亡靈,以供來(lái)寄托自己的情思。
寧榮兩府的家廟鐵檻寺,和尚每天都要祭晚。此外,《紅樓夢(mèng)》中賈妃省親時(shí),有“已三獻,元妃降座”的禮儀,有襲人由母親接回家去吃年的風(fēng)俗,
《紅樓夢(mèng)》里的具也豐富多彩,有不同的類(lèi)別和檔次,既有平民百姓家的“黑煤烏嘴吊子”,又有豪門(mén)富宅的成套具,
僅《賈寶玉品櫳翠庵》中寫(xiě)到的具就有小盤(pán)、五彩小蓋蠱、蓋碗等,古珍具也在妙玉庵中出現,
《紅樓夢(mèng)》里以入詩(shī),不僅數目多,而且風(fēng)格獨特,有濃厚的生活氣息,無(wú)窮的藝術(shù)魅力。如第二十三回有“四時(shí)即事”詩(shī)四首,其中有三首詠及事: 
“倦繡佳人幽夢(mèng)長(cháng),金籠鸚鵡喚湯!
“靜夜不眠因酒渴,沉煙重撥索烹!
“卻喜侍兒知試茗,掃將新雪及時(shí)烹!
在《紅樓夢(mèng)》里,處處顯得濃重的人情味,哪怕是人生訣別的時(shí)候。晴雯在去世前向寶玉索喝,“且把那倒半碗我喝” 晴雯得了后如得了甘露一般,一氣都灌下去了。
在八十三的賈母壽終正寢前,堅決不喝人參湯要喝,而喝了后竟坐起來(lái),說(shuō)了一陣話(huà)……
曹雪芹把愛(ài)的感情潛融于晴雯、賈母身上。這種藝術(shù)刻劃,用心良苦,神筆獨到。
一部《紅樓夢(mèng)》,滿(mǎn)紙葉香”。
《紅樓夢(mèng)》是事描寫(xiě)的絕妙好辭,所以后人稱(chēng)它為一部形象化的《經(jīng)》。